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网贷天涯

热门搜索: 网贷平台 跑路 活动
免费发布
网贷天涯 首页 新闻 滚动新闻 查看内容

霓虹灯下,他的声音与他的笑容同样随性迷人

2018-2-7 12:55| 发布者: 轻舟竹笛| 查看: 117| 评论: 0

摘要: 何旭说他请好了假,要带我出去旅行。  他是个工作狂,我们结婚那会儿连蜜月都省了,所以请假旅行绝对不是他的作风。可他说平日里因为工作忽略了我,所以想抽空多陪陪我。  因为昨晚的发现,让我觉得他这话有些虚 ...

何旭说他请好了假,要带我出去旅行。

  他是个工作狂,我们结婚那会儿连蜜月都省了,所以请假旅行绝对不是他的作风。可他说平日里因为工作忽略了我,所以想抽空多陪陪我。

  因为昨晚的发现,让我觉得他这话有些虚伪。于是我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希望能透过这扇心灵的窗户看出些什么。

  可他看起来很坦然,好像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反倒显得是我多疑了。

  我假装若无其事地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跟他下了楼。

霓虹灯下,他的声音与他的笑容同样随性迷人

  我已经26了,不是十七八岁的冲动年纪,我决定在真相揭开之前,不打草惊蛇。

  我已经有了符合这个年龄的沉稳,却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以至于我终是走入了他的陷阱,任由他狠狠将我推入地狱。

  我们去的地方不远,就在离城区两小时车程的一个旅游小镇桐义。

  桐义的旅客住房非常有特色,是建在乡间的独栋木屋。何旭选了一栋,靠山,位置较偏,他说那里清静。我本就心里装着事,无心旅游,见床和家具干净整洁,就没说什么。

  打开后备箱拿行李时,我看见里面躺着一个手术工具箱。

  大概是见我瞧了好一会儿,何旭解释,“你怀了孕,我带你出来是有风险的,有备无患。”

  这话让我一直不痛快的心柔软了不少。

  我自欺欺人地想,书房的事可能真是我多疑了?他就只是在跟网友视频里找刺激?

  毕竟已经有了孩子,我并不想太折腾,我也折腾不起。

  我以为在我知道了他的秘密仍然决定静观其变的时候,就已经占了上风,可是我错了。

  当天我只穿了一条短袖的宽松孕妇裙,桐义的气温比城里低两度,出去逛了一圈儿,吃过晚饭回来后我鼻子有点塞。

  何旭从药箱里取了一个药瓶,倒了两粒药递给我。

  “我看你有些感冒,吃点药好好睡一觉吧。”

  我伸手接过药却有些犹豫,“这药对孩子没影响吧?”

  “这是适合孕妇吃的感冒药,放心吧。”何旭说着走到饮水机前去倒水,杯子满了都没发现,还烫到了手。

  吃过药后困意来得很快,我实在扛不住就先睡了。

  直到强烈的腹痛感拉扯着我,我睁眼时四周一片漆黑。

  “老公……”我第一时间喊他,可伸手一摸身边却是空的。

  怀孕肚子痛问题可大可小,我想忍着痛下床去找他,却发现我的双脚被绑住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瞬间淹没了我。

  紧接着,我听见了缓慢的脚步声。

  借着透进窗纱来的隐隐月光,我看见何旭朝我走来,他戴了白手套的手举着一只注射器。

  我的心一紧,“老公,你做什么?”

  何旭走到床前,微微弯下身子来,如是安抚我情绪一般轻轻抚摸我的脸蛋儿,说出来的话却极度残忍。

  “沈瑜,我们得离婚,这孩子不能留,你别怪我!”

  “老公,你在胡说什么?孩子可是你的亲骨肉啊。”

  我恐慌之下叫喊得很大声,可何旭并不理会我,拿了冰凉的液体开始擦拭我的下身。

  “你应该信任我的医术,你放心,我会处理得很干净。”

  我害怕得大哭了出来,使劲儿地挣扎,整个床都嘎吱作响,可我的脚被固定得很死,我挣脱不了。

  肚子里的孩子好似也感到了危险的靠近,这一刻动得很不安。

  “何旭,你有没有人性?他是你的孩子啊!”我的声音在抖,浑身都在抖。

  何旭不抬头看我一眼,像是已经投入到手术状态,表情严肃而认真。

  “救命啊!何旭,你这样是违法的!救命啊!”我用几乎要扯破嗓子的力气大叫。

  何旭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神依旧冷漠。

  “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答理你,不如省省力气!”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他竟然如此无情,亏我以前还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好男人,我是有多眼瞎啊。

  绝望之下我想起压在枕头下面的手机,忙伸手去摸,并很快拨了快捷拨号。

  电话响了两声很快接起,电话那头传来黎落好似没睡醒的声音。

霓虹灯下,他的声音与他的笑容同样随性迷人

  “小鱼?”

  “落落,啊……”我大叫出声。

  注射器已经扎进我的小腹,我痛得大叫的同时,电话也被何旭挂断夺走了。

  我知道,这一针下去,就什么都没了。

  我不再叫喊,不再挣扎,如一只死鱼一样瘫着,流着泪任由何旭折腾我。

  被扔在一边的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十分执着,我想黎落一定听见了我的尖叫。

  直到孩子终于脱离了我的身体,我的整颗心都空了。我摸着瘪下去的腹部,嘴唇抽动了两下,终于歇斯底里地大哭了起来。

  “何旭,你个禽-兽!”

  何旭终于松开了我的双腿。

  他提着那小小的尸体,在我杀气腾腾的目光注视下装进一个黑色塑料袋里,出门前平静地看向我,并无半丝愧疚和自责。

  “我知道你恨我,你放心,我会将孩子好好安葬。”

  我瞪着他残忍而决绝的背影,牙关咬得死紧,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死他。

  视线落在他拎的那只塑料袋上,我整个人又崩溃了。

  孩子在我的身体里呆了整整五个月,我曾无数次想像他的长相,我甚至已经设想好了我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爱他。

  可是,他就这样没了!还是他的父亲亲手扼杀了他。

  我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裙子上腿上都是血,下-体也疼得厉害,可我顾不上这些,趁着何旭还没有回来,我拿了手机就跑了出去。

  出门之后我找不到方向,盲目地沿着门前一条田埂小路跑。路太窄,没跑几步我就滑进了田里,滚了一身的泥。

  从田里爬起来,鞋子也掉了,我光着脚继续跑,温热的血液沿着我的大腿根直往下流,与腿上的泥污混合在了一起。

  好不容易走到了大路上,路过白天吃饭的农家乐,我才总算找到了方向。

  我的惨相引得农家乐里玩乐的人频频探头,他们指指点点,小声议论,却没人出来给我一句言语上的温暖。

  也是,曾经以为最亲密的人都可以冷漠残忍地待我,又如何还能奢求陌生人的一丝关心?

  我绝望而卑微地逃离了他们的视线,出了景区,到了国道上。

  我沿着盘山公路一直走,怕何旭追来,不敢停步,走得双腿都失去了知觉。

  蜿蜒而上的柏油马路,一路都是我带血的脚印,无声地述说着我悲惨的经历。

  夏天的风是热的,可我却冷得要命,从里到外冷得透透的。

霓虹灯下,他的声音与他的笑容同样随性迷人

下一章


推荐阅读


这一日桂良难得下朝回来的早,说是静贵妃要搬园子了,着喜弋去永和宫住几日,帮着拾掇拾掇。说起去永和宫,那不是要见到六阿哥?喜弋不想去,脑子里一想起他总是欺负自己,看她笑话、揭她短,那张本来那么英俊的脸,突然就像照了哈哈镜一样,凹凸起来。一会儿那张脸又平展起来,有点忧郁的眼神,犀利却决绝,微蹙的眉头,我竟忍不住想伸手去抚平。

茯苓和连翘正在屋里帮着收拾进宫住的衣物首饰,连翘说:“这件粉色的旗袍我去给格格烫烫,一定要带上,六阿哥最喜欢格格穿这件了”。

茯苓拿着一条绿色的旗袍说:“我看这件绿色的好看,四阿哥喜欢绿色,格格以前也说过这件的花型最好看。”喜弋被两人吵的更加烦躁,把头发揉的乱七八糟;“不带不带都不带,这两件我一件都不喜欢!”

门外六阿哥身边的随从宝柱来了,宝柱中等身材,白净的脸上有一双带点喜感的小眼睛。他给喜弋带来一身帅气的骑射服,说是明儿个午后,阿哥们在上驷院里练骑射,六阿哥着他请喜弋格格一起去。一听骑射,喜弋高兴了,看古装片里那些女侠骑骏马仗剑天涯,多帅气啊!转念一想,不对!自己哪会这些啊?连马都没骑过,更别提射箭了。她面露难色之际,连翘却接过宝柱手上的骑射服自顾自的说:“终于又能一睹格格英姿了,格格有好一阵子没骑马了,这次去正好舒展舒展筋骨。”

打发走了宝柱,喜弋坐在梳妆台前长吁短叹,“格格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茯苓试探地问道。

“茯苓,我以前很会骑马么?”喜弋问。

“格格自幼跟随老爷学习骑马射箭,样样精通,完全巾帼不让须眉!去年春天围猎,格格你女扮男装上场,打下的猎物比四阿哥还多,连道光爷都说格格你是咱满清女巴图鲁呢。”茯苓面露骄傲的说着。

我去,这下我要露馅了!喜弋心里暗呼不妙。在这里生存太难了,我还是去找找烧锅酒再喝上一通,看能不能赶快回去啊。

“连翘,你去酒窖里找找看,锦州来的金烧锅酒可还有么?就是之前我喝醉的那种。”

“不准!” 喜弋话音刚落,小福晋被一个嬷嬷扶着进来了在八仙凳上坐下。茯苓和连翘赶快福了福身:“小福晋,赵嬷嬷。”

喜弋看额娘面露不悦,未发一言。倒是她身边的赵嬷嬷说话了:“你们两个丫头作死啊!格格头昏的症刚好一些,你们还敢去给格格找酒?再要是喝了上头犯了昏症,看老爷福晋怎么收拾你们!”

喜弋上前拉着小福晋的胳膊撒娇的晃着:“额娘,您这大晚上的怎么过来了?”

小福晋看了一眼喜弋:“你这丫头也是被你阿玛宠坏了,上次喝昏了头几天几夜未醒,还这般不长记性,女孩子家的,马上到了选秀的年龄,你可好好收着点,别再整出什么叫人看了笑去的事情了。”

“哦哦,女儿记下了。”喜弋乖巧的点着头,还不忘冲着连翘和茯苓吐了吐舌头。

“这次去静贵妃宫中小住,你除了好好帮忙打点,千万别干什么出格的事,尤其是管住你的嘴呀,为娘我真是替你捏把汗,真是不知道静贵妃和六阿哥倒是喜欢你什么。”小福晋继续说道。

“额娘,哪有您这么弹嫌自己亲闺女的呀,我可是有闭月羞花之貌,通宵天文地理之才的满清女巴图鲁呢!”喜弋撅着嘴撒娇着说道。

“呵呵呵”小福晋笑了,赵嬷嬷、茯苓和连翘都捂着嘴小声的笑着。“你阿玛说你这次酒醒后性情变许多,我看啊,你这满嘴胡说的毛病一点都没变。茯苓,你一向稳重,这次去永和宫小住,你可给我看好了格格,凡事多提醒着。”说罢,小福晋起身回屋去了,大家都长须了一口气。

唉,这酒不能喝,我也穿不回去,还是老老实实练骑射去吧。喜弋想着准备起身出门。大半夜里出门还挺瘆得慌,这大清朝晚上可没路灯,茯苓因为机灵被安排着呆在屋里策应,喜弋和连翘一身男装打扮偷偷溜出了府门,俩人牵着马沿着河边前行。

“格格,你骑射那么好,这么晚了还去练什么呀?格格,咱们为什么不骑着马走呢?这样子走到猎场只怕都到三更天了。” 连翘自打出门问题就没断过。

“不行,咱们现在这叫给马热身,这样到了猎场它刚好活动开,那跑起来才是威武呢。”喜弋一边说一边心里犯嘀咕,这可咋办,一会到了猎场自己啥也不会,连马背都上不去,可怎么解释呢?喝酒喝昏了脑子,忘了怎么骑射了?不好不好,这借口太臭了。喜弋一路走一路摇头。

“格格,你看,那是四阿哥!”连翘指着月光下的一个身影喊着。喜弋远远地看见一个清瘦修长的身影,月光洒在上面,仿佛镶了一个银边,熠熠闪着光,心就好像漏了半拍。

走上前去,果真是四阿哥,这么晚了他在这里做什么?喜弋只觉得奇怪,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别说在古代,就是现代,一个女孩子家这么晚出来乱跑恐怕才叫人觉得更奇怪呢吧。所以,还是谁也别问谁的好。

奕詝给身旁的小厮使了个眼色,小厮自称小安子,上前给喜弋请了个安,接过了她手中的马绳。奕詝走上前一步问:“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来猎场做什么?”

“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是一样么?”喜弋自觉不能理亏,不服气的说。“哦,对了,上次围猎,你打到的猎物还没我的多,估计面子上过不去了吧?这会子跑出来做强化训练来了?哈哈哈”喜弋被自己的脑洞逗得哈哈笑起来。

奕詝陪着她浅笑了,并没有多说。小安子不乐意了,替自家主子说了话:“格格您多有不知,我家主子根本不是骑射不精,他可是菩萨心肠。四爷总说,万物皆有灵,猎物们更是,他们本是一条鲜活生命,就这样为我们所猎杀,他心有不忍。所以每次围猎不是射偏就是放走猎物,所以你们看到我们爷每次都无所斩获,还取笑于他,我是真为爷叫屈!”

奕詝亦是淡淡的说了句:“小安子,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小安子就吓得退到身后和连翘并排牵马去了。

早春时节,河边还有些凉意,奕詝解了身上那条宝蓝色的披风披在喜弋肩上,还很细心地打了个结,喜弋突然感到有一种奇怪的情愫在蔓延,马上有点尴尬地躲开了。

“四阿哥,那你不是为了练习骑射,这会子到这里来又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打破这种冷场,喜弋只好又捡起了这个绕人的话题。

这一次奕詝没有再反问喜弋,他在河边找了块石头铺上一块墨青色的帕子,拉喜弋坐下。“我每次在永和宫中睡不着觉,想母后的时候,就会骑马来这条河边。”

原来他是想自己的亲额娘了。“静贵妃对你不好么?”

“母妃和六弟都待我很好,但我寄人篱下,总觉得永和宫不是我的家,虽然皇阿玛时有来看我,母妃对我的日常起居也是照顾的无微不至,可我总觉得她高高在上,我怀念在母后身边的那种亲昵,我可以对她撒娇,也可以跟她随心所欲的说话。可是在永和宫,我处处小心,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我,生怕自己一句话说错,一件事做错,传到皇阿玛的耳朵里,他对我不再喜欢,我便连世上最后一个亲人也没了。”奕詝就这样一直盯着清凌凌的河水,那么忧伤的表情,低沉无波澜的声音说着,说着。

喜弋听见心里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说,抱抱他吧,他很无助。他一直是寡淡的表情,是因为他太久没有得到别人发自内心的关怀了。

喜弋看了看奕詝,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今天跟我说这么多心里话,说明你把我当朋友看,以后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着小安子给我说,我就到河边来陪你聊天散心好不好?”

说完这话,喜弋有点后悔了,天,我这是要和皇帝做朋友了么?伴君如伴虎啊,为了自己的小命儿,赶快找到金烧锅酒才是正道!

奕詝站起身伸手拉喜弋问道:“那你这么晚跑出来不会也是看风景?”

“我也也是想妈妈了!不行?”喜弋在心里反驳道,嘴上却老老实实的说,“我想去猎场练练骑射。”

“你的骑射技术还要大晚上的跑出来加练?你这是在羞辱我?”奕詝难得开起了玩笑。

“我哪里是羞辱你,连翘他们非说我骑射了得,可是我连马都不会骑啊,弓箭更是碰都没碰过!”喜弋一口气说完心里甚是顺畅。不管了,我索性就说了,反正这的人都认为我说话天马行空的,不用负责。

奕詝那深蓝色的眸子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喜弋一番,终于没忍住充满怜惜地揉了揉她的脑袋,笑了:“你这儿,不会真是喝酒喝傻了吧!走吧,我陪你去跑两圈。”

奕詝潇洒的一跃翻身上了马,喜弋这边被连翘扶着爬了几次也没上去,最后小安子趴着当人肉凳子,连翘托着喜弋的屁股,好容易这才上了马,谁知道马竟一下子惊了疾风般冲了出去,她情急中想起是要喊律、律就会停下来,谁知道缰绳往后一拉,喊出口的竟是驾、驾!这下喜弋真成女侠了,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只听得耳边的风呼呼的掠过,心想:“这下完了,估计我要交代在这河边了,咸丰大哥啊,你怎么也不来救我啊,这时候电视里不都要英雄救美么!我看你不但自己倒霉,还带着我也倒霉。”

满心都是哀嚎的喜弋,忽听得连翘喊激动而自豪的声音喊着:“哇!格格好棒!格格好棒!”

身后好像还有马蹄声赶上来,喜弋眼睛眯了个缝一看,奕詝的马刚好追上自己,他有点小喘:“你这丫头,刚才还给我放烟雾dan说你不会,就连上马都装给我看,哈哈哈,古灵精怪的性子一点没变!那就好好比试比试!驾!”说完他一夹马肚子拽着缰绳冲了出去。

“天,这穿越以后还自带涨技能?厉害了我,这个喜弋格格还有多少令人艳羡的本领啊。”想着想着,喜弋觉得在这个世界里有点得心应手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0530-3625105
  • 邮箱:brand@p2pty.com
  • 地址:山东省菏泽市青年南路光大商贸楼b20号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p2ptycom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 最专业的p2p门户网站

Copyright © 2001-2015 三人行网络科技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鲁ICP备17039453号-1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 Comsenz Inc.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