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网贷天涯

热门搜索: 网贷平台 跑路 活动
免费发布
网贷天涯 首页 新闻 滚动新闻 查看内容

老赖贾跃亭堂而皇之广州拿地?国土部门被疑失职

2018-5-1 08:4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 评论: 0|来自: 中证网

摘要: 广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官网4月8日挂出的一则公告,备受关注。  该公告显示,睿驰汽车以底价3.641亿元,拍得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该地块土地用途是二类工业用地,出让年限为50年。  多位业界人士称, ...

广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官网4月8日挂出的一则公告,备受关注。

  该公告显示,睿驰汽车以底价3.641亿元,拍得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该地块土地用途是二类工业用地,出让年限为50年。

  多位业界人士称,睿驰汽车实为FF(Faraday Future,翻译成中文是“法拉第未来”,总部位于美国洛杉矶)的关联公司。而FF的CEO,是自去年7月份出走美国至今未归、已被多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贾跃亭。

  该关系也得到了乐视网的证实。4月11日,乐视网在回应深交所的《问询函》时称:4月9日乐视网向贾跃亭先生本人发送邮件问询了解。睿驰汽车为FF 的关联公司。睿驰汽车与贾跃亭所控股的乐视控股体系不存在法律关系,完全独立运营。

  因涉嫌将土地拍给失信被执行人,广州南沙区国土部门也被质疑有失职之嫌。

  地块为睿驰量身设定?

  广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上述公告规定,睿驰智能汽车须在竞得土地一个月内,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且需自土地移交之日起1个月内动工开发建设,24个月内建成投产。在项目开工后5个季度内,取得纯电动汽车准入的项目核准。

  该地块位于南沙区万顷沙电子信息产业园西北部,目前还处于待开发的状态。

  针对4月11日乐视网对深交所的回函,北京市中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融律师刘兴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乐视的回函在撇清乐视与睿驰汽车的关系上具有法律效力,但在澄清贾跃亭与睿驰广州的关系上没有法律效力。 “因为乐视回复内容中未附贾跃亭的授权委托书。”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睿驰汽车成立于2018年2月12日,注册地点为南沙区海滨路171号9楼,注册资本3亿美元,法定代表人为王志刚。其全资控股股东为Smart Mobility (Hong Kong)Holdings Limited。

  中国香港企业注册处披露的资料显示,Smart Mobility的原名为FF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ed,中文名称为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该公司同时还是FF(中国)的股东。而FF(中国)的另一股东——法法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有限公司,在2017年5月更名为乐视汽车科技(北京)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王志刚的登记籍贯与贾跃亭相同,二人籍贯均为山西省襄汾县汾城北膏腴村,均出生于1973年。

  有业内人士认为,从该地块出让条件看,这更像是专为睿驰汽车量身设定。

  广州南沙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今年3月在官网挂出的该地块出让信息显示:竞买申请人须在南沙设立项目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车辆工程的技术研究、开发;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销售;汽车销售;注册资本不少于3亿美元。

  一位汽车行业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参与该地块的竞拍公司只有睿驰汽车一家。

  还有多家媒体透露,4月8日下午3时开始竞拍,短短几分钟后,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就在官网上宣告交易完成。

  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地块相关交易信息,该中心能公布的都公布了。“我们作为交易平台只负责交易,至于交易条件是怎么设定的,是不是只有睿驰汽车符合条件,我们不了解。”

  广州南沙开发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我们只对竞拍公司及股东的情况进行核验,也主要是从工商登记上查看,他们在广州参与土地竞拍的公司暂时没有发现存在土地违法的情况,公司股东也没有什么问题。”

  网易财经援引一位接近南沙区政府的人士透露的消息,这个项目受到南沙区核心领导层的高度重视,亲自抓落实推进,就算有关政府部门都不太了解该项目的具体情况。

  金融律师刘兴成称,广州南沙区政府和国土部门应当遵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知道贾跃亭已经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应当对睿驰广州与贾跃亭的关系予以调查,调查后才能决定是否对睿驰广州拿地进行信用惩戒。否则,属于没有履行尽职审查的责任。

  “如果事后有证据证明贾跃亭确实与睿驰汽车存在股东或投资关系,那么广州南沙区国土部门将大面积国有土地出让给睿驰汽车公司,属于没有履行尽职审查的责任。”

  广州当地政府非常重视汽车产业的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汽车产业已经成为了广州第一支柱产业,2017年该产业为广州市贡献了5200亿元的产值,占广州市该年GDP的1/4左右。不仅如此,智能网联和新能源已经成为了广州汽车产业未来10年的发展目标。

  广州市还提出,到2025年,广州市智能网联汽车的电子产业预计新增产值500亿元,实现智能网联汽车关键零部件的本地配套率达到20%。同时,示范区将培育年营业收入超20亿元的智联汽车零部件企业5家,超10亿元的企业20家。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公开的信息中,确实难以发现贾跃亭在睿驰汽车中投资与控股的痕迹。此前,多个信息源称,为了避嫌,贾跃亭已经将自己在FF的持股转让给了他的外甥王佳伟。

  2017年3月3日,FF中国成立,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董事长为王佳伟。

  2017年12月29日,据美国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报道,三位知情人士称,贾跃亭不再是法拉第未来的最大股东,贾跃亭将所持有的股份转给了王佳伟。

  上述报道称,贾跃亭转让给外甥的,是法拉第未来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份。这家公司于2015年在开曼群岛注册。有人分析,贾跃亭试图保持FF不会被他在国内的债务及有关法律事务所波及。

  背后的神秘金主

  4月11日,乐视网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提到了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乐视网公司的欠款情况。

  该答复称,乐视网与睿驰汽车关联方FF全球业务CEO贾跃亭先生及其关联方,存在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等关联欠款。截至2017 年12 月31 日,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为700099.54 万元(财务数据未经审计,最终以审计值为准)。

  资料显示,2004年,贾跃亭创建乐视网,六年后在创业板上市,是中国视频行业第一股。2013年10月,贾跃亭持有乐视网的市值超过140亿元,成为中国创业板首富。此后,乐视系迅速扩张,先后进入手机、体育、汽车等多个领域,打造乐视模式生态。

  2016年,乐视爆出债务危机。2017年6月,招商银行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冻结贾跃亭、贾妻甘薇、乐视三家公司12亿资产,导致乐视非上市体系陷入溃败停滞,贾跃亭也因多次被债权方申请财产保全,名下资产多处于冻结状态。贾跃亭以及乐视多家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7年7月,贾跃亭辞去董事长,不在乐视担任任何职务,远赴美国造车,至今未回。

  尽管贾跃亭债务缠身,但FF背后的金主却不断传出。2017年11月,传闻FF获得印度塔塔集团9亿美元的融资。一个月后,又传出获得泰国国家石油公司(泰国最大的国家控股跨国能源集团)巨额投资。此外,BAT、李嘉诚之子李泽楷等也相继有过合作传闻,但均被辟谣。

  美国西部时间2018年2月13日下午,贾跃亭在第一次FF全球供应商峰会的讲话,主动曝出融资消息。

  他称,FF已成功完成15亿美元股权融资,这基本满足IPO之前的全部股权融资需求。其战略投资者为香港投资机构,但并未具体提到投资方。3月22日,他在美国FF全员大会上称“5.5亿美元已经到账”。

  此次,由于睿驰汽车在广州成功拿地一事,也让贾跃亭背后的金主备受关注。

  多个信息源均将睿驰这次背后拿地的金主,指向恒大集团。

  4月16日,腾讯《一线》报道称,2017年年底,恒大投资了FF注册于开曼的离岸公司,投资金额约为3亿美元。当时,FF的估值仅为15亿美元。如果以此计算,恒大集团可能持有FF位于开曼的公司20%的股份。

  该报道还援引一位知情者的信息称,以恒大集团为代表的财团在签署投资协议前后,先支付给FF账户1亿美元的资金,帮助FF渡过难关。“恒大的投资是救命钱,否则FF可能面临破产的危险。”

  多个信息源称,这笔投资完成后,贾跃亭让出FF大股东地位,恒大集团为FF最大股东,贾跃亭成为第二大股东。“锁定FF的CEO 15年,是贾跃亭让出第一大股东的条件。”

  投资FF,也被认为符合恒大集团谋求多元化发展的方向。在恒大2014年半年工作会议上,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首次明确表明,多元化发展是恒大的发展方向。

  一位来自恒大集团内部的员工曾向媒体透露,早在2014年,恒大就开始寻求互联网的转型,谋求在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机会。“2014年恒大先后成立了互联网发展中心,还有关于电动汽车、光伏、新能源等产业的研究小组。”

  尽管恒大和许家印都未公开正面回应相关猜测,但公开资料显示,恒大与FF早有渊源。

  2016年,恒大集团在伦敦筹建了一个名为Celestial的投资公司。该公司中有一个名为克劳斯(Stefan Krause)的德国人。克劳斯曾任宝马全球首席财务官(CFO)、德意志银行首席财务官。后来克劳斯从Celestial离职后,加入FF任CFO,主要工作是帮助FF解决融资问题。

  针对恒大投资睿驰是为拿地的舆论,无人驾驶汽车研发专家、深圳普思英察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刘少山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贾跃亭是真心想做车,FF样车研发是技术上的投入,接下来的量产化面临土地和资本需求,这是一个产品的不同阶段。

  “这块地作为工业项目也需要建设配套住宅,因此作为地产公司恒大投资睿驰,即便目的是拿地也正常。恒大和睿驰的合作,是各取所需的事情。”

  正当恒大集团被认为是FF的投资方时,香港时颖横空出世,让整个剧情陡然生变。

  时颖公司董事华宏骥接受新浪财经采访时表示,公司投资了FF,款项用途之一,就是“在中国广东南沙设立生产基地”。他明确表示:“时颖公司与恒大或许家印没有任何直接、间接关系。”

  华宏骥表示,时颖与贾跃亭合作成立了一家公司。时颖出资20亿美金,占合作公司45%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以FF公司作价,占股33%;公司管理层占股22%。投资款将分期分批投入到该合作公司,专款用于产品研发生产及在中国广东南沙设立生产基地,目前时颖已向合作公司注资5.5亿美金。

  资料显示,时颖实业(香港)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为私人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在2014年、2015年先后注册过 “德宝”“鱼雷”“卡峰世顿”三个珠宝钟表类商标品牌。

  时颖公司董事华宏骥在香港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也表示,FF的新投资人为香港富商赵渡,恒大未参与FF融资。“我们是(FF的)单一大股东。”

  中誉集团官网显示:赵渡为中誉集团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为一名具备丰富经验之行政人员及商人,曾受聘为香港多家上市公司之主席。赵先生在金属业务、贸易业务、投资规划、业务收购及发展以及企业管理方面拥有丰富经验。”

  该官网显示,中誉集团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是一家业务涵盖电子物流和矿业的金融控股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中誉集团和恒大集团又有着业务往来关系。2017年中誉集团的中期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中誉集团分别持有恒大健康和恒大集团的股份2.66%和0.12%。同时,该集团还持有恒大集团9.5%和8.75%的优先票据。

  一个FF,让恒大集团、时颖公司、中誉集团之间的关系变得错综复杂。

  《中国新闻周刊》致函中誉集团,就中誉集团和恒大集团的关系等提出采访请求,但是截至发稿时,中誉集团和FF公司均未回复相关问题。

  4月23日,深交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相关信息媒体要看公告披露。“我们只会通过公告发布消息,如果(今后)还有信息披露,我们还会发公告。”

  “老赖”的法律难题

  尽管顺利融资、成功拿地,对首款量产车FF91前景充满自信,但是贾跃亭摆脱不了“老赖”的标签。

  4月14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布公告称,因与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14.03亿债务纠纷,贾跃亭、甘薇夫妇、乐视控股三方同时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时间为2017年8月8日。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还显示,贾跃亭已经7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乐视控股为6次,甘薇则是首次。

  针对失信被执行人的一些约束,中国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3月发布的《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称,人民法院应当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向政府相关部门、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机构、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及行业协会等通报,供相关单位依照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

  2016年9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颁布《关于在招标投标活动中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的通知》,其中明确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参加政府与财政资金支持的各种招投标活动,依法对失信被执行人在招标投标活动中采取限制措施。

  但相关法律法规在现实落地过程中,依然还存在漏洞。金融律师刘兴成称,在实践中,以上这些规定显然对失信人个人(消费领域)起到了明显的限制作用。但是针对某些公司行为则显得有些无力——只要失信人的名字不出现在工商登记中,而以所谓的隐形股东进行投资和实际控制,以公司的名义进行买地买房,这样一来就难以实现对失信人进行有效的限制与约束。(记者周群峰 本文首发于总第850期《中国新闻周刊》)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0530-3625105
  • 邮箱:brand@p2pty.com
  • 地址:山东省菏泽市青年南路光大商贸楼b20号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p2ptycom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 最专业的p2p门户网站

Copyright © 2001-2015 三人行网络科技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鲁ICP备17039453号-1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 Comsenz Inc.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