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网贷天涯

热门搜索: 网贷平台 跑路 活动
免费发布
网贷天涯 首页 新闻 平台曝光 查看内容

付融宝重磅后续:买壳巨亏10亿引发爆仓,“草根投资”金忠栲魂断万家乐

2018-7-16 20:59| 发布者: 游荡惠州| 查看: 22| 评论: 0

摘要: 14日,互金重案组获悉,此前放风融资8亿后又不断改口的江苏P2P平台付融宝暴雷,警方已赶到公司调查。此前,互金重案组曾独家披露过,付融宝此次融资隐约指向了杭州另一家巨无霸平台——草根投资。如今,付融宝突然猝 ...


14日,互金重案组获悉,此前放风融资8亿后又不断改口的江苏P2P平台付融宝暴雷,警方已赶到公司调查。此前,互金重案组曾独家披露过,付融宝此次融资隐约指向了杭州另一家巨无霸平台——草根投资。如今,付融宝突然猝死,很可能不是这场暗箱游戏的结束,而是一场大地震的开始。
付融宝在宣布获得融资后一周暴雷,其中原因目前并不清楚。但值得警惕的是,付融宝此次宣布的融资方直接扯出了幕后的草根投资及其关联人。而草根投资此前也刚刚宣布获得上市公司领投的23亿神秘融资。互金重案组发现,草根投资的资本游戏玩的更加隐秘、离奇和夸张。
6月4日,杭州P2P平台草根投资官网一则喜讯“轰炸”了互金朋友圈,草根兴奋地恭贺自己“斩获23亿元D轮融资”,领投方为上市公司洲际油气(600759)。然而,眼尖的媒体并不买账,并翻出了洲际油气5月29日的公告,后者显示,对草根投资的意向投资金额为5亿元,但尚未进行尽调。也有媒体质疑草根投资的估值过高,进而怀疑融资数额的真实性;不仅如此,还有自媒体爆出,草根核心高管近期先后离职,只剩下创始人金忠栲一个光杆司令……



图说:金忠栲的“朋友圈”
这次打脸未免来的太快了一些。但对金忠栲来说,这些小小的流言蜚语不算什么。在过去几年里,他经历过的梦碎时刻太多,只不过大多无法对外人道也。他曾经屡屡提及的“世纪逆袭”梦想如今看来也已成为一个可疑的套路。

金忠栲及其朋友圈的买壳梦
洲际油气并不是金忠栲第一次与上市公司的“亲密接触”。2018年4月8日晚,A股上市公司万家乐一则公告预示着,金忠栲及其朋友圈过去两年秘密筹划的买壳梦已经走到山穷水尽。




万家乐在公告中称,4月4日接到第一大股东广州蕙富博衍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蕙富博衍”)通知,蕙富博衍于4月4日收到弘信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信控股”)以电邮发来的意向函,弘信控股拟协议收购蕙富博衍所持有的万家乐全部股权,即17.37%股份。该事项将导致公司控股权变更。弘信控股是万家乐现任董事长陈环控制的企业,这也意味着,陈环将成为万家乐的实控人。
耐人寻味的是,4月4日,万家乐股票出现闪崩跌停,随后在4月9号至4月11日连续暴跌36%,截至6月初,两个月时间股价累计下跌50%以上。
再把时间往前拉长一些,2016年4月4日,万家乐发表公告,原控股股东汇顺投资拟将所持的1.2亿股(占比17.37%)以每股12.92元的价格协议转让给广州蕙富博衍投资合伙企业,交易对价为15.5亿元,较停牌前收盘价溢价了36%。
这也意味着,蕙富博衍当初15.5亿的买壳费用如今已经只剩不到5亿,亏损高达67%。更严重的问题在后面,蕙富博衍买壳的这笔钱并非全部自有资金,而是使用了杠杆。
买家身披多重马甲
2016年4月5日的公告中,万家乐披露了买方广州蕙富博衍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蕙富博衍“)的初始股权架构:蕙富博衍全部合伙人包括汇垠澳丰和汇垠天粤,其中,汇垠澳丰为普通合伙人(GP),以货币出资1万元,总认缴出资1万元,占出资总额的 0.001%。互金重案组注意到,汇垠澳丰的股东包括汇垠天粤、上海慧宇和元亨能源,出资比例分别为 40%、30%和 30%。而汇垠天粤的背景比较特殊,其为广州市人民XX间接持股95%的子公司。

汇垠天粤为有限合伙人(LP),以货币出资99,999万元,总认缴出资99,999 万元,占出资总额的 99.999%。不过,公告称,蕙富博衍有待进行工商变更。工商变更完成后,汇垠天粤将退出合伙企业,并由平安大华资产管理计划担任新的有限合伙人。



2016年4月28日,万家乐公告称,蕙富博衍有限合伙人发生变更,变更后的股权架构如下:汇垠天粤退出合伙企业,并由平安大华资产管理计划担任新的有限合伙人。股权架构图显示,平安汇通2号资管计划中,优先级资金占62.5%,自然人孙剑铖占37.5%。但公告并未披露优先级和自然人的资金来源。



2017年5月26日,在深交所的问询下,万家乐在回复公告中首次披露了蕙富博衍的出资结构(见下图)。




出资结构显示,平安汇通汇垠澳丰汇富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货币出资16亿元,实际全体合伙人出资15.5亿元,其中普通合伙人(GP)汇垠澳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货币实缴出资1万元,占出资总额的0.0625%,平安大华代表平安汇通汇垠汇富2号专项资管计划(以下简称“资管计划”)作为有限合伙人(LP),实缴出资15.5亿元,占认缴出资总额的99.9375%。LP的两个出资方为浦发银行及自然人孙剑铖。

由公告可知,浦发银行资金为优先级,孙剑铖的资金来源于自筹,作为劣后级。公告还披露了资管计划的收益分配安排,“A级委托人即浦发银行享有业绩比较基准参考收益率为7.3%的参考年化收益,B级委托人即自然人孙剑铖享有资管计划扣除各项费用及A级委托人基准收益后的剩余收益。”资管计划同时约定资管计划的存续期为10年。

通俗点说就是,自然人孙剑铖计划5.5亿的自筹资金去收购万家乐价值15.5亿的股份,资金缺口10个亿,浦发银行答应以7.3%的固定参考年化参考利率借款给孙剑铖,而且答应最长可以使用10年。

算下来,孙剑铖的杠杆不到2倍,在同期A股动辄十几倍的高杠杆收购案例中并不算高。只不过,运气女神没有站在孙剑铖这一边。按照万家乐最新股价计算,浦发银行和孙剑铖的15.5亿市值股票如今已经只剩下5亿,除了把加杠杆的资金亏完外,连本金也亏了5000万!
显然,孙剑铖在2018年4月初已经面临爆仓危机,如果他不能增加保证金,则来自浦发银行的优先资金只能选择平仓。在做这个关键时刻,本文开篇的“白马骑士”出现了。由万家乐现任董事长陈环控制的企业弘信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信控股”)通过邮件发送了一封意向函,拟收购蕙富博衍所持有的万家乐17.37%的股权。

陈环为何要冒着股价进一步下跌的风险出手拯救孙剑铖?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亏损10亿的孙剑铖是谁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下孙剑铖。

2017年5月26日,万家乐在回复深交所的公告中披露,孙剑铖2009年7月至2013年5月任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2013年6月至2014年6月任北京德恒(杭州)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2014年 7 月至今任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孙剑铖作为拓远律师事务所的一名普通合伙人,何以能轻松自筹5亿资金收购一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真正的资金提供者是谁?他又代表谁的利益呢?

互金重案组注意到,孙剑铖除了律师身份外,还是多家公司的股东和高管。2016年11月,草根(深圳)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法人兼总经理孙剑铖变成了金忠栲

公开资料显示,金忠栲出身于律师行业,且曾在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任职。浙江省司法厅官网2017年11月2日曾发布公告称,金忠栲(原执业机构为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现因不再从事律师职业,已注销律师执业证书。
可见,金忠栲和孙剑铖不仅仅是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的老同事,而且还是密切的商业伙伴。

“双面人”陈环

再来看“白马骑士”陈环,在万家乐的控股权变更、公司业务重心转向供应链金融的过程中,陈环是更为关键、更加神秘的一个角色。

2017年1月23日,万家乐公告,拟以4.5亿元收购浙江翰晟携创实业有限公司60%的股权。后者是一家从事大宗商品贸易和供应链管理服务相结合的企业。审计报告显示,该公司2015年和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311万元和3187万元。按6.04亿元的整体估计值计算,PE分别对应2016年的19倍、2017年的13倍和2018年的10倍。




公告显示,浙江翰晟携创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2月,法人为陈环,持股90%。陈环的个人介绍显示,他2013年2月至今担任金华市区思俊贸易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5年2月起担任浙江翰晟执行董事,2015年7月起担任弘信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互金重案组查询发现,2013年10月,金华市区思俊贸易有限公司工商变更记录显示,陈环成为公司法人,并持有10%股份,大股东为宗蓓蕾,持股90%。






再来看陈环的第二家公司,浙江翰晟携创实业有限公司的工商变更记录更加有意思,2015年5月12日,该公司股东由草根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陈环(90%)和林国平(10%)。而草根控股有限公司的法人正是金忠拷。




陈环的第三家公司弘信控股有限公司只有两名自然人股东,陈环(30%)和宗蓓蕾(70%)再次在这里同时出现。
互金重案组注意到,浙江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在一份前员工起诉弘信控股有限公司的民事判决书中,披露了陈环与弘信控股有限公司及浙江翰晟携创实业有限公司的复杂关系。裁决书显示,浙江翰晟携创实业有限公司和宏信控股有限公司皆为弘信集团下属公司,两家公司法人均为陈环。




而根据草根网络的投资方华闻传媒的公告,金忠栲的草根网络在2013年10月刚成立时,其工商登记中的创始股东为陈园和宗蓓蕾。2015年2月份,宗蓓蕾将手中股份转让给了其他人。天眼查信息显示,宗蓓蕾曾担任高管的企业包括金华市区思俊贸易有限公司、弘信控股、草根网络、草根投资等。

那么,陈环跟金忠栲和草根投资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互金重案组发现,陈环、宗蓓蕾和金钟栲之间除了错综复杂的股权交易和交叉持股外,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深度捆绑关系。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裁定书显示,2014年6月27日,原告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义乌分行与金华市金磐开发区弘茂物资有限公司签订《授信额度合同》一份,约定原告向金华市金磐开发区弘茂物资有限公司提供人民币2000万元的授信额度。

同日,被告浙江骐骏贸易有限公司,被告杭州瑞茂商贸有限公司,被告宗傲蕾、张拥军分别与原告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各一份,均约定为金华市金磐开发区弘茂物资有限公司同原告签订的上述《授信额度合同》项下的债务在最高额2000万元范围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同日,陈环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一份,约定以其所有的坐落于金华市解放西路花锦巷71号的房地产为被告金华市金磐开发区弘茂物资有限公司同原告签订的上述《授信额度合同》项下的债务在最高额300万元范围内提供抵押担保。






需要指出的是,金华市金磐开发区弘茂物资有限公司是金忠栲旗下的公司,浙江骐骏贸易有限公司实控人为陈环;杭州瑞茂商贸有限公司的控股公司2017年4月7日变更为杭州弘信物业管理公司,后者在2016年3月8日之前的名字叫“浙江草根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其2014年至2017年的年报显示,公司只有两位自然人股东,陈环认缴出资800万元,宗蓓蕾认缴出资200万元。


忠栲旗下公司向银行借钱,陈环拿自己名下的房产提供担保,两个人是有多铁哥们才能做到!




陈环的隐秘律师生涯

互金重案组发现,金忠栲的这位铁哥们在2015年以前,还有另外一个很特殊的身份——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的专职律师,这也是他和金忠栲深厚友情的开端。

浙江青年时报曾在2014年8月14日发表过一篇报道——《草根投资网上线四个月来坏账率为零专访其首席律师陈环》,记者对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草根控股法务总监陈环进行了专访。在文中,陈环律师提到,草根投资网引入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进行战略合作,草根投资网所有法律事务全部委托拓远律师事务所处理。





在2017年7月21日,在浙江在线的一片类似文章中,陈环的头衔是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草根控股法务总监。





互金重案组在一个律师咨询网站上找到了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环的相关信息,资料显示,陈环自2010年拿到法律资格证,在这浙江杭州地区执业。不过,在浙江律师协会的官网上,在浙江地区律师名单中已经查询不到陈环的执业信息。




在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陈环不仅结识了金钟栲,还认识了另外一位日后重要的合伙伙伴——孙剑铖。

互金重案组在调查中发现,有大量的证据表明,金忠栲、孙剑铖、陈环是昔日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的老同事。据《证券时报》报道,浙江法制报2016年9月22日的第9版公告版显示,金忠栲、孙剑铖、陈环三人同属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





无比诡异的是,草根投资法务总监陈环2015年以后就从草根投资的新闻信息里彻底消失了,彷佛在草根投资的创业历史上从来就不存在这个人一样。同样,在拓远律师事务所的相关资料中,除了相关诉讼案件判决文书,也很难再查到陈环的名字。

草根投资的法务总监陈环、拓远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陈环“消失”了,万家乐多了一位站在台面上的董事长陈环。在万家乐公布的简历中,这位陈环先生过去几年的职业生涯都指向了草根投资和金忠栲,然而,他作为律师的最重要履历却被抹掉了。

互金重案组在一份BuyHappy智能购物车的融资文件里,找到了陈环的详细履历:陈环1987年出生,浙江大学光华学院硕士研究生,现任浙江翰晟携创实业有限公司法人。2009年联合创立了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2015年创立了仓海联储和链化网两家互联网公司并担任CEO。天眼查信息显示,仓海联储和链化网两家公司皆为弘信控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法人都是陈环。

至此,陈环的*已经无须互金重案组多言,他就是前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草根投资法务总监,草根投资创始人金忠栲的忠诚伙伴。2015年以后,在草根投资金忠栲加速资本运作的大背景下,陈环开始淡化并隐去了自己的律师身份,“变脸”成为了大量新创立的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2016年,他和金忠栲的另一位亲密伙伴孙剑铖兵分两路,一位以神秘资金拿下万家乐控股权,另一位以非关联人的身份出任万家乐董事长,并运作上市公司收购关联资产浙江翰晟携创实业有限公司;2018年,在孙剑铖即将爆仓时,陈环被迫临危受命,出售接盘万家乐。在这场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里,草根投资和金忠栲始终隐身幕后,但在资金和资产两个方向上,始终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遥控指挥这一切。





同样令人不解的是,在深交所下发关注函后,万家乐在2017年5月26日的公告中仍然坚称,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广州蕙富博衍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广州汇垠澳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均做出书面回复,与陈环、林国平不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关系。也就是说,孙剑铖不承认与陈环之间存在关联关系。






万家乐的未来

最后,我们再次回到文章开头,孙剑铖加杠杆收购万家乐因股价暴跌引发爆仓危机,银行的优先级资金平仓在即。亏损了10亿的孙剑铖将烫手山药甩给了陈环的弘信控股。后者表示,本次拟收购万家乐的资金来源来自于公司自有资金及自筹资金。然而,工商信息显示,截止2016年4月26日,弘信控股的大股东陈环3.5亿元认缴资本中仅实缴287万元,宗蓓蕾1.5亿元认缴资本中仅实缴123万元,两人总计出资410万元。

孙剑铖亏损的10亿资金谁来买单?会是他的亲密伙伴金钟栲吗?陈环的自筹资金又会来自哪里?会是他的亲密伙伴金钟栲吗?孙剑铖、陈环及其背后的力量能否全身而退,恐怕只能看天意了。吃瓜群众们看看就好。在此,互金重案组想引用一下草根投资创始人金忠栲当初的一句话,“每个草根心中都会有一个梦想,之所以我们叫草根投资,就是想要草根们的投资去实现他们的梦想!”不知道,看着自己的小伙伴陈环和孙剑铖的买壳梦想遭受重挫,金忠栲是否感同身受,品尝到了梦碎的滋味。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0530-3625105
  • 邮箱:brand@p2pty.com
  • 地址:山东省菏泽市青年南路光大商贸楼b20号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p2ptycom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 最专业的p2p门户网站

Copyright © 2001-2015 三人行网络科技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鲁ICP备17039453号-1

关于我们|手机版|小黑屋| Comsenz Inc.  |网站地图